《广州先贤传》研究

  一、《广州先贤传》作者及卷次 
  最早著录《广州先贤传》的当属《旧唐书·经籍志》,载曰《广州先贤传》七卷,陆胤撰。然而《新唐书·艺文志》则载陆胤志《广州先贤传》七卷,刘芳《广州先贤传》七卷。郑樵《通志》、焦竑《国史经籍志》皆因之。盖其书本有陆胤、刘芳二家,然而,各大类书、文史注疏等典籍征引此书时多只称《广州先贤传》,或称陆胤《广州先贤传》,而未曾言及刘芳之书。因此,姚振宗以为《旧唐志》只载陆胤之书“似合刘芳为一编”1。盖二书原本为一编,而自《新唐志》后相分离。 
  陆胤,字敬宗,三国时期吴国人,始为御史尚书,后官交州刺史、安南校尉,加安南将军,其事迹附于《三国志·吴志·陆凯传》中。自《新唐志》始,有作“陆胤志”或者“陆允志”(如《通志》)者,当有误。“志”,或为衍文,或为记、撰之意,而非其名。“胤”,郑樵《通志》作“允”,侯康《补三国艺文志》、《(道光)广东通志》等书皆同,今检诸书引文又有作“徹”者,如《初学记》等。章宗源以为“徹与允字以相近易讹,允2避庙讳作允,原字与徹近似。”3“陆允”者,始于《新唐书》、《通志》等宋代典籍,盖为避宋高祖赵匡胤之名讳而改,宋后之书则加以沿袭。盖除避讳外,又因胤、徹二字形近,胤、允二字相似而相混,是故有“陆徹”、“陆允”之讹。 
  二、《广州先贤传》内容及其艺术特色 
  是书虽早亡佚,但其条文散见于诸多典籍中,记载了交广一带名人贤士的事迹。其中有南海、番禺人,如董正、罗威、踈源、唐颂之属;又有苍梧、合浦人,如丁密、顿琦、尹牙、养奋之辈;又有交趾、九真人,如丁茂、黄豪等。然是书却冠以“广州”二字,侯康以为此乃“据未分郡以前言之,若既分郡后,实当属广州也。”4事实上,汉代交广二州本为一体,统称交州。至吴黄武五年,孙权“以交阯县远,乃分合浦以北为广州……交阯以南为交州。”5时交州治交阯、日南、九真、合浦四郡,广州治南海、苍梧、郁林三郡。可见,侯康之说未必确切,无论分郡前后,称《广州先贤传》皆不妥当。三国时,士燮撰有《交州先贤传》,专记交州名士,陆胤之书或为续此而作,为相区分而称《广州先贤传》。或者说,陆胤之书主载广州人物,但由于交广二州关系特殊,而偶及交州人物。 
  此书在记录交广人物时表现出了一定的特色,包括如下几点 
  1.从其体例来看,采用了正史的传记体。全书所载人物是互相独立的,互不相关,且拥有一条固定的记载模式,即人名——字号——籍贯——品质——事件。如《太平御览》卷四二六所引 
  丁密,字靖公,苍梧人。少以清介为节,非家织布物不衣,非己种耕菜果不食,毫厘之馈不受于人。 
  2.从所载人物来看,都具有高尚的品质。正如其书名“先贤”二字,所录人物均为名人贤士,或清廉,或孝顺,或正直,或友悌等,而其中最多的是孝廉之士。如《初学记》卷一七引 
  罗威,字德仁。八岁丧父,事母至孝,耕耘为业,勤身苦体,以奉供养。令召署门下吏,不就,将母遁避,隐居增城县界。令还复故居,朝暮供侍,异果珍味,随时进前也。 
  3.从所载内容来看,多富有故事性。很多事物如鸟、兽等均具有通灵性,能够为人的某种品性感动后而表现出灵性,这些记录可以视为早期志怪小说的雏形。如丁密遭父艰、母丧后,哭泣三年,感化飞鳬“游密卢旁小池”,“如家所畜”。又如顿琦,母丧后哀声不绝,“白鸠栖息庐侧,见人辄去,见琦而留”等。这些记载早已超出了单纯的人物实录,而融入了小说的志怪成分。 
  结语 
  陆胤《广州先贤传》七卷,记载了三国时期交广地区的诸多名人贤士,可以说是最早关于岭南人物的传记资料汇编,其书采用了正史的人物传记体, 所载事件简洁明了,记录人物众多,在最大程度上弥补了正史记载人物有限性的缺陷,是解读岭南人物事件的重资料来源。 
  注释 
  1 姚振宗《三国艺文志》卷三,第49页下。 
  2 “允”,本当做“胤”,章宗源为避雍正(胤祯)名讳而改,因此说“允避庙讳作允”,实当为“胤避庙讳作允”。 
  3 章宗源《隋经籍志考证》卷一三,第233页。 
  4 侯康《补三国艺文志》卷三,第16页上。 
  5 见陈寿《三国志》卷四九《士燮传》,第5册1193页。 
  参考文献 
  1(晋)陈寿.三国志M.北京中华书局,1959.12 
  2(清)章宗源.隋经籍志考证M.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, 212.5 
  3(清)姚振宗.隋书经籍志考证M.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,续四库本 
  4(清)侯康.补三国艺文志M.上海开明书店,二十五史补编本